[忘羡]莲旁有狐(二)

莲花妖×灵狐
ooc严重,真.初中文笔
取名废不知道自己取了个啥…随时改名…
前文见首页
若是看不下去及时退出你好我好大家好:D
──────────────────

    早晨,魏无羡破天荒起了早床,揉揉了眼睛,瞥见洞口有个白色的身影晃了晃,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像是东西滚落到叶子的声音。“谁在外面?”

    小黑球朝洞口走去,却发现身影已经不见了,四处望了望,见草丛的树叶抖了抖,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挪步子。魏无羡站在草丛前面,后腿微微用力往前一蹬,猛地扒开草丛。

    “呀!这不是羡羡吗?”

    “羡羡你怎么在这呀?把我吓了一跳。”

    魏无羡看着面前这群翩翩起舞的蝴蝶歪头笑了笑:“小姐姐们早呀,我家在这附近,我当然在这啦,对了,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人走过去呀?”

     “啊,刚才没怎么注意呢。”

    “我好像看到有个身影往那边去了。”
  
    魏无羡顺着小蝴蝶指的方向望去,是去莲池的方向,可能是因为在莲池旁吸收的水分比较多吧,那边的树木长的茂盛,叶子也比其他地方的翠绿。魏无羡向蝴蝶们道了声谢便往莲池跑去。

    不知道蓝忘机还在不在那,去找他玩玩。魏无羡跑到池边,却只见一片平静的池面,微风拂过,池上碧绿的莲叶被吹动,划出一道道涟漪。

    “蓝忘机你在不在呀?”

    咦,看起来足不出户的人,哦,不,妖居然不在,嘿,我还真不信了,肯定是不理我。魏无羡低下头思考着对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一只见过一面的妖,或者意识到了但仍坚信自己的直觉。

    只见岸边的小煤球眼球一转,尾巴甩了甩,张嘴碎碎念道:“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你在不在呀,蓝忘机…”

    显然,他的直觉是对的。

    那个儒雅的身影突然在莲池上现身,一如昨日那般。

    魏无羡眼眯了眯,无声的笑了起来。

    “何事?”蓝忘机目光平静的望着岸边身体一颤一颤的小煤球。

    “没事呀,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这不无聊找你玩嘛。”魏无羡仰起头露出明媚的笑脸。

     “…”

    见蓝忘机沉默不语地盯着自己,魏无羡将笑脸收了起来,把头埋了下去,一副失落的样子。蓝忘机见他这样,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一语不发。

    魏无羡一直偷偷观察着蓝忘机的反应,见他这般,偷瞄的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但说出来的话语气仍旧低落:“你是不想理我吗?”

    偷瞄着悬在半空的人细微的表情变化,嘴上仍旧:“是不想和我做朋友吗?为什么不理我…”

    “不是。”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陪我玩会。”小煤球把脸抬起来,全然没有刚才失落的气场。

    “你想玩什么?”

    “我想听你弹琴。”魏无羡笑嘻嘻的把此次的目的说了出来。
    
    蓝忘机看了眼岸边窃喜的魏无羡,把身后的琴拿出来,悬于半空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琴面拂过,一道旋律伴随着微风吹入了魏无羡毛茸茸的耳朵。

    这一曲就像其弹奏者给人的感觉一般的清冷,但又十分的舒服,既不会热情的过分,也不会冷得毫无感情,像是进入了与世隔绝的仙境。

    魏无羡随着旋律轻轻哼唱起来,少年独有的声线配合着曲子倒有了不同的意境,像是仙境突然闯入了一位不谙世事的少年,给其增添了些人气。

    一曲终,蓝忘机将琴收起来,看着不知何时跳进池里且已经变成少年的魏无羡,斟酌了一番开口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有呀!问你件事,你知不知道最近有谁过来采过莲子呀?”

    “…”

    “你怎么不说话?没有吗?”魏无羡疑惑的看着面色平静的蓝忘机,不知他是思考还是干脆没想。

    “…”
  
    “想不起来就算了,只是好奇我家前那堆莲子谁放的,诶,对了,我们来合奏吧,我把笛子拿过来。”魏无羡没等回复直接上岸往家里跑去,自然没看到蓝忘机欲言又止的表情。
 
    魏无羡把之前捡回来的笛子拿了出来,这笛子通身玄青,笛尾挂着赤色的笛穗。这是之前同爹娘出去游玩,在某个山谷里发现的,那时见这笛子好看便随手捡了回来。一想到爹娘,魏无羡的眼神暗了下来,随即晃了晃头把昨晚的梦甩出脑海。

    跑回池边,原先在这里的身影仍旧在空中悬着。“来来来,我们开始吧,就来你刚才那首。”

    “嗯。”虽然眼前这小狐狸应该只听了几遍,但心里没来由的相信它能完美的吹出来。

    清冷的琴声响起,紧接着悠悠的笛声便不紧不慢的扬起,配合着琴声勾勒出与先前不同的画卷。

    两人都没想到初次合作竟能如此默契,一曲终,两人还未开口,被曲子吸引过来的听众们抢先开口

    “哇!羡羡,你们的合奏好好听呀!”

    “羡羡,没想到你会吹笛子呀。”

    魏无羡重新变回小煤球,笑着对小蝴蝶们说:“小姐姐说什么大实话呢,嘻嘻嘻,虽然我知道我吹得很好,但蓝忘机也不错,蓝忘机你说我吹的好不好呀?”魏无羡转过头朝蓝忘机眨了眨眼睛。

    “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快点说好听!”

    “好听。”

    “嘻嘻嘻,我就说我吹的肯定好听。”

    “我有事先走了。”

    “哦,好吧。”人有事总不能拦着人家吧,陪小姐姐玩会就回去吧。

    “羡羡,刚才那个人就是刚搬来的莲花妖吗?”

    “长的真的好好看啊。”

    “不过看起来有点冷耶。”

    魏无羡看着正在热烈讨论的小蝴蝶们笑了笑,“对呀,是他,人很好呀。”

    “真的吗?”

    魏无羡和小蝴蝶聊了一会便决定回家午睡。

    回到洞口,只见堆起的莲子旁多了一叶果子和一行字:这些是给你的。

    小煤球看着这行字低头想了想还是在旁边写下另一行字,便把自己摘的一叶莲子拖回洞里。
            
    吃饱喝足后魏无羡折腾了一下笛子,最后抱着笛子在洞口的小角落眯了会,准备等那位一直没露脸的人。

    快黄昏时洞口外果然传来声响,魏无羡卡了一个外面看不见里面,但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视角,看清来人后,略微惊讶道:“怎么是你?!”

    洞外的人听到声音,抬眸望了眼跑到洞口的魏无羡。

    来人正是和他待了一早上的蓝忘机,魏无羡好奇的问道:“这些都是你拿来的吗?为什么要拿给我?是不是看上我了呀。”越说越管不住自己的嘴,到最后反倒是调戏起了人家。

    “你爹娘离开前让我照顾一下你。”蓝忘机自动忽略那句调戏,面无表情的回答了魏无羡的问题。
   
    “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躲着我不让我知道是你放的?”

    “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不让我知道?”

    “嗯。”

    “…”魏无羡想了想好像也是,每次自己要么不在家要么就还没睡醒…

    魏无羡自动跳过这个话题,又问了关于爹娘的消息得知对方也不太清楚才肯放人回去。

    晚上睡觉时那琴声又再次响起将魏无羡送入了梦乡。

──────────────────
今天七夕,年更瞎写人士填坑,谢谢看到这的道友。

       
 

评论-2 热度-19

评论(2)

热度(19)

©无名呀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