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九]Present

ooc严重,真.初中文笔(不,我已经中考完了
全文恋爱脑,依旧是我瞎写的小甜饼_(:з」∠)_没有逻辑
能接受的就继续吧,不ok的请按个退出QAQ


      洛冰河回到家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客厅,转身上楼看了看卧室和书房,可依旧没人。

      自从两人确认关系后,沈清秋越来越喜欢宅在家里,平时下班回来都可以看到他在客厅看电视要么就在书房看书。最近几天,他都是踩着饭点回来的,刚开始只是以为他闷久了想出去走走,也没多问什么。

       可仔细想想,依沈清秋的性子这有点反常,该不会又想离开吧…洛冰河眼神暗了暗,掏出手机“沈清秋人呢?”

       “夫人现在在苍穹,让我们在外面等着,总裁你…”保镖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看了看店内,在风中纠结要不要进去和夫人报告一声…总裁的语气好像不太好,可夫人又不允许我们进去啊…

        原来在岳清源的店啊,沈清秋啊沈清秋,你最好只是去玩玩,别像之前那样,不然…把手机扔到后座,手指渐渐扣紧方向盘,踩下油门朝苍穹开去。

        沈清秋转身打了个喷嚏,岳清源停下手中的动作“小九,是不是感冒了?出去坐会吧,我帮你把蛋糕装起来。”

         沈清秋点了点头,把围裙解下来放在一边便出了厨房,见玄肃趴在沙发上,走上前坐在旁边,将它抱起来放在腿上帮它顺毛。“喵呜”手下的猫发出惬意的叫声,沈清秋轻轻笑了笑。

         洛冰河推开门看见沈清秋抱着一只黑猫坐在沙发上,暖暖的霞光透过窗户散进室内,平时总是板着的脸柔和了不少。

          “沈清秋。”

          逗着猫的手顿了顿,沈清秋微微偏了偏头,瞥了一眼朝他走来的人,淡淡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洛冰河走到沈清秋身边,“怎么,我不能来吗?”

         “随便你,”沈清秋把猫放在一边,准备往厨房走。刚站起来就被身后的人拉进了怀里。

         “你抽什么风!?”

          洛冰河低下头凑到沈清秋耳边:“我们回家吧。”热气呼到耳背,洛冰河如愿感受到怀里的身子传来的轻颤,低声笑了笑,咬住了沈清秋的耳垂。

          “你发什么神经,放开。”

          “不放。”

          “不放怎么回去?”话音未落,身子被腾空抱起,“把我放下,我东西还没拿。”

          “别拿了,我们回去。”

          “小九,你的…洛冰河?”

          “嗯,我来接沈清秋回家。”洛冰河特意加重了后两字,抱紧了怀里挣扎的人。

          “那小九给你做的…”

          “闭嘴!”沈清秋瞪了眼岳清源道。

          “…”

          “给我的?”洛冰河低头看了看沈清秋,见他耳根微红,心里有了些猜测。

          沈清秋察觉到他的目光,偏过头“不是要回家吗,还不走。”

          “嗯,走,但要把我的东西拿上。”

          “谁说给你的。”

          洛冰河笑了笑从岳清源手里接过盒子,“先走了。”话音刚落,人就已经走到了店外。

          岳清源看着问口叹了口气,见玄肃走到门口往外望,便上前将它抱起边顺毛边说:“小九走了,你也舍不得他吧,他挺喜欢你的。”

          “喵。”

          “饿了吧,给你弄吃的。”

           洛冰河看着往窗外望的沈清秋轻笑道:“所以这几天你往那跑是给我做蛋糕?”

          “…”

           虽然感受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但这并不影响自己此时的好心情。“怎么突然想给我做蛋糕,嗯?”

            一直看向窗外的人随着车子停下,终于肯把目光放到他身上,只是这眼神宛如在看傻子,还真让人不爽啊。

           沈清秋一语不发自顾自的下了车。

            “叮─”洛冰河看了眼后座的手机,“总裁生日快乐…”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怪不得沈清秋刚才那样看着自己,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啊,想想当初他…算了,反正他现在是我的了。

            洛冰河拎上盒子进了屋,见沈清秋躺在沙发上看书,洛冰河把盒子放在一边,坐在沈清秋旁边伸手将从自己进门后就没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的人搂过来,让他窝在自己怀里。沈清秋挣扎了一下,感觉被楼的更紧了便索性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继续看书,全程视线仍旧没有离开书本。

            见沈清秋依旧没有看自己,洛冰河把书从他手里抽走,最终收获了一个白眼。

            “又想干嘛?”感受到搂住自己的手在身上到处游走,毫不留情地将作怪的手拍掉,站起身。
  
            “还没切蛋糕呢,不准走。”伸手抓住起身的人把他按回沙发,洛冰河将桌上盒子的丝带抽开,盒子壁朝四周倒下,蛋糕出现在两人面前,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

            小畜生,生日快乐

            “还真是你的风格的啊沈清秋…准备的礼物可真是别致呢,要不把自己也送给我?”

            “滚一边去,撒手,我要去洗澡。”搂着自己的手难得乖巧地放开,但下一秒又给腾空抱起,“正好,我也要洗,一起吧。”

            ……

            二十三点五十分,沈清秋浑身酸痛地躺在床上看了眼时间,翻了个身闭上眼。洛冰河见身旁的人没什么动静,便轻轻地翻下床下楼。拿起餐桌上的叉子对被两人摧残了不少的蛋糕下手。

            味道还不错…

            “小畜生就是小畜生,和以前一样吃个东西还要自己偷着吃。”

            “这不是怕你吃了自己做的蛋糕不好吃要扔掉嘛。”

            沈清秋冷哼一声,瞥了眼时间,缓缓开口道:
    
            “小畜生,生日快乐”

            伴随着声音地落下,零点报时准时响起。
             ……
 
            “沈清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沈清秋把视线挪到刚进门的人身上,一只小白球从洛冰河怀里探出头来。

            “喵~”


────────────────────
复习时的脑洞,两天粗制滥造的成果,感谢看到这里的道友
阿里嘎多(。・ω・。)ノ♡

评论(2)

热度(57)

©无名呀OvO / Powered by LOFTER